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在码字煮诗、行走平仄中拜师结友。

 
 
 

日志

 
 
关于我

实名袁红,已退休的中学高级教师。本人系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达州诗协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 、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副秘书长、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圈子管理员、网易《中国作家》电子旬刊副总编、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中国散文》创始人、网易《温馨港湾快家园》《中国旅游文学》等圈子首席圈主、几个网易圈子的圈主管理员、《四川文化网》网站编辑、曾担任成都市内部文学杂志《柴门艺苑》、《天府诗词》杂志执行副主编。我空间里有转载博文,也有我近四百篇的原创博文。若转载我的原创博文,请写明文章出处,否则追究版权。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已逝流年和往事  

2014-11-26 12:20:41|  分类: 卡莎的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已逝流年和往事

散文
时间:2014-11-25 15:32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卡莎点击:1171次
        
  春光明媚,我掬一捧斑斓阳光的美意;春风拂面,我观一山含嫣桃花的笑靥;春燕展翅,我携一首歌唱春天的赞歌;春游踏青,我吟一曲往事如烟的诗章。
  走在这满眼是春的季节里,拨开已逝流年的缝隙,那些时光的零零碎片,那些曾是让我满心馨香的点滴,那些如歌如诗的青春岁月,那些塑造我灵魂的正能量,如过往跌宕起伏、精彩无限的电影,一幕幕的上演在我的脑海里。
  这里,我采摘一朵记忆之花,和您分享这心中的一抹春天。
  40年前的夏天,跟随着“上山下乡”的洪流,高中毕业的我,怀着和《边疆晓歌》里主人翁一样的心情,也怀着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神圣使命,来到大竹县石河区双桥公社,开始了我的知青生涯。
  我的知青小屋在一座三合院里,院子正面一排房子地基稍高,并列着六七间房屋;左右两端对应的两排房子地基稍矮,形成一个有落差的院坝。院子前面很开阔,有一大片农田;后面紧靠着一座小山,是一片生长着茂密竹树的林子。还有清澈的小河,蜿蜒着从院子旁流过。水中不时有小鱼游动,溅起水花,煞是好看。河上有一座小桥,与对岸的一条小机耕道紧紧相连。
  乡亲们为我打好了炉灶,添置好了生活用品和劳动用品,还送来新鲜的蔬菜。不过,队长告诉我,从今天起,我还必须在生产队的每家吃一天,不这样就是看不起他们。当得知我掌握一些医学知识,并能处理一些小伤小病时,乡亲们更加把我当成一家子的人了。
  那时,无论是田里的活,还是地里的活,都是大家一起干,生产队按每人的劳力评记工分。乡亲们手把手教我干活的方法和技巧,却从不让我干那些力不能及的体力活。而且,总是如父母一样的关心我,并把春天般的温暖送给我。
  那是插队当年冬天一个寒冷的早晨,地面打着白霜,水田里结着一层薄冰。我背着背篼,和几个农村妇女去地里拔油菜秧,再背去干田里移栽。路上要经过一条两边都是冬水田的田埂。
  由于刚下过雨不久,田埂很滑。我提心吊胆地走着,突然,脚底一滑,对面的山在眼前旋转变高了,来不及反应,我一跤摔进冬水田里。霎时,刺骨的田水浸湿了棉衣和棉裤,我的身上全是稀泥,眼镜掉到了田里,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我全身湿透,冷得直打哆嗦。
  一起的伙伴赶紧把我从田里拉上来,其中一位叫刘盛英的妇女,马上把我带到她的家,很快把柴禾拢来,烧了一堆大火,让我取暖。随着火光逐渐地升起,室温也升起来了,我没有开始那么冷了。看着她为我忙前忙后,我心生感动,满心温暖。
  在火光中,我对这位平常的农妇仔细观察起来,她大约三十岁左右,中等个子;有一张在当地算得上美丽的脸庞,一双大眼睛闪着聪慧的目光;她有着两片厚厚的嘴唇,显示出她的善良;她穿着打着补丁的棉衣和棉裤,体现着她的勤俭;脚上穿着一双胶鞋,走路风风火火,让人感觉到她的干练。我曾听说过,刘盛英是一个有七个孩子的母亲,她很能干,在家里家外是一把好手。她为人诚恳,心地善良,总是把知青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
  她打开箱子柜子,寻找给我换的衣服。
  她为数不多的衣服都堆在了床上,但却一件件被她否定。在那个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里,每人每年只能得到定量的布票,按照布票的多少,才能定制衣服,谁会有较多的衣服呢?当然,能在冬天里御寒的衣服更是少之又少。她眉头一会儿紧皱,一会儿舒展。终于,她打开了一个红色的柜子,取出了一件很鲜丽的衣服。这是一件棉衣,款式不错,几乎有十成新,在它红色的缎面上,有着黄绿相间的花纹,非常好看。
  “这么漂亮,是什么衣服?”我问。
  “我结婚时父母送给我的嫁衣。”她答。
  那是她的嫁衣,象征着她纯洁爱情的衣物,还没怎么穿的棉嫁衣呀!她热诚地把它递给了我,并鼓励我穿上它。我怎么好意思穿呢?那是她父母送给她的珍贵无比的嫁衣呀!
  看着我一再推辞,她急了,“不就是衣服嘛,这不要紧,你的身体最要紧,要是凉坏了,我们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不顾我的推让,她硬是把那嫁衣塞在我的手中,看着我在迟疑,她麻利地为我穿上那件美丽的棉嫁衣。
  这时的我,从身上涌起了一股股暖流,一直暖到了心窝里,我再也不觉得冷了。接着,她又忙前忙后,烧着火堆为我烤起衣服来。然后,她又在厨房里到处翻找,终于找出一块老姜,为我熬好一碗姜汤,并敦促我趁热喝下。
  她对我说:“这下我放心了,你不会因受冷而感冒了!”
  你肯定会相信,在这样的好人、这么仔细地照顾下,我身上的寒冷肯定会荡然无存,我也一定不会因受凉而生病的!
  在那个年代里,对于我而言,这就是当地农民送给我的、让我永记心怀的馨香和温暖之一。它让我年轻的心灵受到震撼,受到真善美的洗礼。同时,我也深刻地认识到当地农民们那善良、淳朴和美丽的心灵,以及他们对人的真诚之心。
  这就是人生成长过程中难得的正能量!
  我在想,若歌唱,我唱不完心中对善良农民的感激;若舞蹈,舞不尽心中对淳朴农民的赞美!在这美丽春天来临之际,我把记忆中已逝流年的往事撰写在春天里,让春天永远记住它、吹拂它、歌颂它、赞美它!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