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在码字煮诗、行走平仄中拜师结友。

 
 
 

日志

 
 
关于我

实名袁红,已退休的中学高级教师。本人系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达州诗协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 、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副秘书长、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圈子管理员、网易《中国作家》电子旬刊副总编、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中国散文》创始人、网易《温馨港湾快家园》《中国旅游文学》等圈子首席圈主、几个网易圈子的圈主管理员、《四川文化网》网站编辑、曾担任成都市内部文学杂志《柴门艺苑》、《天府诗词》杂志执行副主编。我空间里有转载博文,也有我近四百篇的原创博文。若转载我的原创博文,请写明文章出处,否则追究版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个人史 作者:大解  

2015-12-09 10:55:45|  分类: 转载历史、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作家]电子旬刊《个人史 作者:大解》


个人史      作者:大解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个  人  史
(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


作者:大    解         编辑:晋夫子




一个想法

 

野菊花编织的花冠  我戴过

而且不止一次  但我没有戴过光环

因此我羡慕彩虹  总想有一天

它正好落在我的头上

 

这想法虽然幼稚  却很浪漫

我计算过  穿过三道彩虹需要两小时

赤脚的孩子们跟在后面是个累赘

而甩掉他们非常困难  他们会奔跑

并发出尖声的叫喊

 

我打算偷偷出去  从前山绕到后山

如果云彩肯帮忙  就把村庄遮住

当那些臭小子围住我时  我已经

从远方回来  带回无数个秘密

却秘而不宣

 

哈哈  就这么做  我想好了

我要猫着腰  轻轻地走

让雨点擦去我的脚印  可是雨呢

什么时候下?雨啊  帮帮我吧

你若同意  就在出发之前

爆发出闪电和雷声

 

老照片

 

把燕山放在相册里  实在是不妥

那么多山峰压缩在一个平面上  有些残忍

现在我想激活它  让岩石恢复重量

树林开始摇晃  定型多年的人

重新开始走动

 

我想回到三十年前

手摸着脸上是青春痘  害羞地看着姑娘

其他人统统闪开  野菊花也要退到路边

只许我一个人走过去

 

那时山脉已经重叠在一起

河流在阳光下交汇  失去了波涛

有人因注视和欣赏而陶醉

 

可恨的摄影家  却错过了这些

只拍到一些云彩  山坡  山坡后面

连绵不尽的山脊  而一群年轻人

却分散在各处  身影非常小

除了最美的一个  其余的无法辨认

 

个人史

 

时间使我变厚  它不断增添给我的

都有用  有时我穿过一个个日夜

回到遥远的往昔  只为了看望一个人

有时我把一年当作一页翻过去

忽略掉小事

和时光留下的擦痕

岁月被压缩以后挤掉了太多的水分

能够留下的不是小幸福就是大遗憾

有时我把十年当做一个章节

倒退五章  我就回到了幼年

人生就像一本书  当人们读到最后

把书卷轻轻地合上  看到我过于菲薄

我只能深深地抱歉

有时我把百年看作一世  万年过去

我就是生命潮水退落后

留在岸上的一粒沙子

百万年后  我才能回到神的手上

成为一粒真正的灰尘

 

春日感怀

 

如果阳光照耀着行人  而清风在远处吹拂

带着旷野边缘的气息  不从我身边经过

那一定是我亏欠了什么  没有得到自然的恩宠

 

如果阳光包围了我

而行人在暗处低头走路  忏悔自己的过错

我怎能忍心一个人享受这么多慈爱

上帝啊  请把赐给我的幸福平分给罪人

 

如果我在风中消失了  几十年没有回来

人们会在别处见到我  那时我将是一个新人

在天空里修路  以便使更多的人们接近神

 

赶路途中

 

我迈着大步走在旷野里  几乎与风同步

临近中午时分  空气开始变热  并且越发透明

到了看不见的程度

这就是传说中的白昼  在呈现它的亮度和空虚

 

往年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一个人走在路上

浑身洒满了光辉  我越走越快  到了风的前面

看看远近无人  不禁高声唱了起来

总是在这时  远山浮出地平线  挡住后面的白云

                            

梦回唐朝

 

那时我隐藏得极深  知道李白在放歌

就回避了他的时代  没有出生

若干年后有人说  时候到了  可以出面了

我来后就发出了不太满意的哭声

 

错了  错过了  倘若我生在唐朝

大袖飘飘立于船头  肯定会遇见李白

我拱手让道:“谪仙兄请”“解兄请”

待米酒喝到一斗  他将举杯邀明月

我去寻找第三人

 

那时宝石在天上闪烁  而墨迹落在宣纸上

绝句渐渐定型  我醉了  有长风和流水作证

我醉了以后  拔剑而起  直指苍穹

 

而现在  说起这些已经晚了

李白已去千年  我乃一介小后生

岂敢与太白同饮

我只好重新设计这样一个结尾:

李白醉酒而去  错把我当成了汪伦

 

 

鹰在盘旋上升的过程中  翅膀几乎不动

它借助风的浮力飘到高空  缩小为一个黑点

如果太高了  我就不看它  专心在地上挖野菜

同伴们也是这样  他们比我还小

有的只有四岁  是我身后的跟屁虫

 

有时鹰在天上固定住自己  一动不动

引得我们必须看它

那时我们的脖子是软的  仰望多久也不头晕

 

前不久我回老家  又看见了鹰

但没有看见童年的伙伴

他们已经成了爷爷  有的成了古人

 

如今在天上盘旋的是一只年轻的鹰

它在超越自己的过程中  显出了高傲和霸气

而我却越活越卑微  臣服于万物

对天空充满了敬畏  不经允许绝不敢进入苍穹

 

  年

 

去年夏天  我曾经在河水上面留下脚印

那时河流已老  浑身都是皱纹

 

走在我前面的人越来越稀疏

他们三三两两被风吹开  甚至成了幻影

 

河水把我分成两个  倒影是慌张的

他有人性的弱点  却没有重量和体温

 

在水中央  前后都是彼岸

我挽着裤腿  摸索着向前走去

 

至今我还记得  那些涉世已深的人

走远了  望着他们  我有一种迷茫感

 

在他们身后  我成了后人






个人史      作者:大解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