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在码字煮诗、行走平仄中拜师结友。

 
 
 

日志

 
 
关于我

实名袁红,已退休的中学高级教师。本人系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达州诗协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 、四川省诗词协会格律体新诗创研会副秘书长、网易《中国作家协会》圈子管理员、网易《中国作家》电子旬刊副总编、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中国散文》创始人、网易《温馨港湾快家园》《中国旅游文学》等圈子首席圈主、几个网易圈子的圈主管理员、《四川文化网》网站编辑、曾担任成都市内部文学杂志《柴门艺苑》、《天府诗词》杂志执行副主编。我空间里有转载博文,也有我近四百篇的原创博文。若转载我的原创博文,请写明文章出处,否则追究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2017-08-26 09:27:30|  分类: 转载历史、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贝加尔湖游记

  

文 / 竹 荪      摄影 / 竹 荪


编辑:卡莎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贝加尔湖在我的心中神往已久。


最早知道是从书上看到“苏武牧羊”的故事;然后是听母亲唱“苏武牧羊”的歌曲: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愁苦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旌落犹未还,历经难中难,心如磐石坚……其后,俄国的十二月党人被流放西伯利亚……革命者被流放西伯利亚……每一次天气播报的“西伯利亚寒流”……


我心中的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是自古以来的流放地。仿佛在遥不可及的幻乡,冰天雪地,茫茫苍苍,一片荒凉肃杀,神秘凄凉。而恰恰就是这种与世隔绝的悲剧气质,深深地吸引着我,令我为之倾倒,为之神往。


伊尔库茨克


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西伯利亚第二大城市,就在贝加尔湖的边上,当然,这个“边上也还是得至少坐一个半小时的汽车。贝加尔湖属于伊尔库茨克。这个城市既是伊尔库茨克市,又是州府所在地。


红眼飞机接近夜里十一点起飞,四个小时的机程。透过飞机舷窗,看见半个月亮在清朗的夜空中孤独地明亮着,不同于日常所见,浑身透着神秘的光芒。


半夜到达伊尔库茨克,一下飞机,清冽的寒风吹来,不由得打一个寒颤。从火炉重庆来到西伯利亚,真是冰火两重天。


机场小而旧,一看就是苏联时期的建筑,但还干净够用。


久闻俄罗斯的“蜗速”通关,今天得以亲身体验。每个人大约需要3-5分钟的时间,才能听见那“咔嚓”一声的盖章声。他也不是磨洋工,很认真负责的样子。不像东南亚某些小国机场的通关人员,什么中国话也不会说,只会半生不熟地说:“小会,小会”(小费),你就得乖乖滴随护照递上十元二十元人民币。毕竟俄罗斯是大国,大国的风度犹存。


办完入关手续再乘车到旅馆,再办入住手续,已经接近清晨五点了。所以,导游通知我们十一点吃早饭,十二点出发参观伊市。


伊尔库茨克州77万多平方公里,250万人口。相当于十个江苏省面积,九个半重庆市面积。伊尔库茨克市八十万人口。真可谓是“地广人稀”啊!


市区多是古老的欧式建筑和苏联时期的建筑,陈旧但不破败,整洁而安宁。宽阔的安加拉河静静地绕城流过,河面上有人坐在小渔船里垂钓。沿河有好多座东正教教堂,外形玲珑,色彩艳丽,参差的教堂圆顶矗立在蓝天下,一群群鸽子拍着翅膀从天空飞过。在兹纳明斯克修道院,一群顶黑色头巾,穿黑色长袍的女子,手拿圣经,围在神龛边做祈祷,轻柔的声音唱着和声,夹杂着牧师浑厚的男声,空灵美妙如天庭传来的歌声,这歌声使我为之震撼,深入我的心灵。 


沿河滨大道,一队结婚的青年男女和伴郎伴娘迎面走来,新娘身穿曳地白纱长裙,身材妙曼,貌美如仙,手捧一束白色的鲜花。新郎身穿银灰色西装,高挑俊朗。其余青年男女都是金发碧眼,帅哥靓女,身着民族盛装,年青而快活。我们举起手机拍照,走在最前面的小伙子转向我们,左手抚胸,右手作胜利手势,向我们致敬,友好而礼貌。他们要到哪里去呢?想都想不到,原来,他们是到前边无名烈士墓地的长明火前去献鲜花。这次的震撼不亚于刚才教堂里的震撼。这不是政府行为,这是民风民俗,自发行为。我真正彻底震撼了,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好纯洁的民心!这样的民族是不朽的!我……


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坐着青年情侣或老年夫妇,年轻的母亲推着婴儿车徐徐走过。一派和平宁静的美好景象。又一幕感人场面进入我的眼帘:一对很老的老人步履蹒跚地走着,老太婆肥胖臃肿且佝偻,从外形上看,已无任何动人之处。可是,我看见了,清清楚楚地看见老头用宽大的手掌,爱抚地轻轻抚摸着老太婆的后背。这不是作秀,是习惯性的不经意间的动作。这不是情侣,不是新婚夫妇,这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啊!再震撼下去,我那可怜的心脏都会碎成瓣瓣了。


城市里面树木和街心花园很多,有很多供人休息的长椅。在城市里可以看见天,看见河流,看见远处一望无际的森林。它没有高楼大厦割裂天空,挤占视野空间,它不新它不美它不浮躁。一切是那么和谐自然。


战争,是那几个政治家的玩意儿。没有战争,老百姓都有滋有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旅馆旁边有一个小超市,里面商品琳琅满目,价格便宜。多是面包、罐头、火腿肠、奶制品和酒类。我买了两杯酸奶,一个打火机才80卢布,有人买了6个鸡蛋,两个西红柿,才20卢布。


我打算在旅馆旁的餐厅吃晚饭,可是语言严重不通。初中时,我们学的俄语,我学得很好,单词课文一马平川,全部背得烂熟,毕业考试考了100分。可是半个多世纪不用,全部还给老师了。只记得“十八瑟八”(谢谢)和“窝琴哈得那所”(很好)这两个单词。无法交流,我只好动用肢体语言和象形文字了。我张大嘴巴,用双手往嘴里拨拉,再摇摇手中的卢布,表示要吃饭。她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其余的叽里呱啦一律不懂。我既不认识菜单,又不会说俄语,至于给我吃什么,只好由她们随意了。其他重庆人都回到房间去吃自己带来的方便面、自热饭和简易火锅去了。我俩等了好久,给我们端了两碗黑乎乎的土豆大麦汤,黑面包片和奶油。168卢布,平均一人还不到10元人民币。我出发之前在网上做过功课,知道贝加尔湖出产一种“奥姆利鱼”是这儿的特产,很好吃。于是我比画出鱼的样子问她们有没有。她们睁大眼睛望着我,表示不明白。我只好发出“奥姆利”的读音,她们一下子就明白了。但是她们伊哩哇啦的回答我却又一句不懂了。于是,我又睁大眼睛望着她们,表示不明白。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妇女跑到我的餐桌前,拿起盐瓶,往手背上倒了些盐粒,然后使劲在手背上搓动盐粒。于是,我明白了,是腌鱼,而没有鲜鱼。还有一次,在商店,我想买点鱼子酱回来,但说不来,只好在纸上画了一条鱼,然后在鱼的肚子下面画上一堆小圆点,拿给收银员,她一看就明白,领我到货架前指给我看。哎呀,语言不通,真是麻烦呀。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手机可以下载翻译软件,可是,我还没有新潮到这个程度,再说吧!

 

奥利洪岛


导游看上去像个中国女孩,我们心中一阵高兴。可是,她一张嘴说话,我就知道,她不是中国人。她说汉语的语调高一句低一句像唱歌一样,她说起来费力,我们听起来也费力,只能半听半猜。原来,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布里亚特人,难怪她的皮肤黄黄的,面颊长长的,眼睛细细的,像个典型的蒙古人种。姑娘刚刚从中国大连学校毕业,我问她学的什么专业,她说:“国际交流中文”。我孤陋寡闻,还不知道有这么个稀奇古怪的专业。


出发前,我在家做功课时,决定自费游利斯特维扬卡小镇和环湖小火车。可是领队和导游鼓动全团人参加“奥利洪岛”三日游。说那才是贝加尔湖的精华所在,但要交三千元人民币。为此,全团人与领队和导游吵吵嚷嚷了半天,还有人向国内旅行社打投诉电话,最后,全体下车以示抗议。扯了半天,最后以二千伍佰元包吃住行成交。


其实,后来知道,领队和导游的推荐是正确的。在奥利洪岛,贝加尔湖用她的绝世惊艳,倾倒我们所有的人。


从伊尔库茨克到奥利洪岛还有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沿途是典型的俄罗斯风光:苍穹辽阔,云团厚重,广袤的大地,一望无际的森林和草原。这些都是在俄国油画中经常看到的画面,这样的俄罗斯风光令我神往。汽车开了五六个小时,全是辽阔的原野,有些甚至还是荒地。不由得我想入非非:他们地广人稀,土地多得用不了;而我们人多地少不够用。何不租借他们的土地,像开发北大荒一样,开发我们新的粮仓呢。转而又想,这些问题都是国家领导人考虑的事情,何需我来杞人忧天呢!


到了一处地方,停车吃午餐,上厕所。厕所要十五卢布(硬币)一个人,一个外表穷苦的俄罗斯老头守在门口收费。哪儿去找十五卢布的零钱啊!我们兑换的都是一千或者五百一张的大票子。多数人都是给他一百卢布或者五十卢布纸币。可怜的老头,手里拿着个计算器,可怜巴巴地戳着,找补着零钱。有时,几个人共交一张大票子,他实在算不过来,听这些聪明的中国人叽叽呱呱不知说的什么意思,茫然地睁大眼睛盯着他们。我才发现,这位通体乏善可陈的老头子,竟然有着一双碧蓝清澈如九寨沟湖水一样的蓝眼睛,这双眼睛令我久久不能忘记。这一双蓝眼睛!


到奥利洪岛要乘坐渡船,通过小海海峡。渡船是车人混装,先上下车,再上下人。烈日下,等待渡船的人焦灼无比,车一下完,人们一哄而上。维持秩序的人拦不住洪水一样的人群,背包拖箱,扶老携幼,突然发觉像是1949年逃台湾的场景重现。


渡船平静地行驶在贝加尔湖上,海鸥跟随着渡船飞翔,快乐地“呱呱”叫着。近处的贝加尔湖水碧绿,看得见湖底的石头。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水,没有之一,能见度可达水下四十米。阳光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每一个小小的波纹上,跳跃着一颗金色的小星星,远看,无数的金星在湖水中闪烁,令人目眩。湖水碧蓝,与碧蓝的天空相连。这儿就是大海。古代中国的“北海”、“月亮海”。


岛上清一色改装的越野车,底盘格外高,破破垮跨,看上去相貌古怪。


网上介绍奥利洪岛的特色车、特色路和特色行程。我们算是领略了什么叫做“步步惊心”。


岛上同样有看不见边的草原、沙漠和森林。岛上的路不是人修出来的,是车开出来的。在沙漠中开车,一路尘土飞扬,一路颠簸。在草原上开车,就如老舍所写:不需要路,往哪儿开都可以。车子爬坡上坎,常常会看到通往天上的“天路”——道路的尽头与天空相接。越野车像草原上的野马,撒开蹄子狂野奔驰。司机一般都是俄国小伙或者布里亚特人,开起车来野蛮生猛。森林中的路更是吓人,根本不是路,似一波一波的地震波加上一条条地裂。坐在车上犹如大海上的小舢板,前后颠簸幅度在四十五度左右,左右摇摆在三十度左右。当车子倾斜几乎三十度时,他竟然就斜着冲刺。要是在中国,早就禁止这样的危险行驶了,而且,按我们惯常的衡量标准,这车也该侧翻上百次了。可是,这破车就是不翻,惊魂而刺激。


我们住在胡日尔镇,这儿是布里亚特人的居住地。我们住进尖顶的小木屋里,小木屋干净温馨,透出淡淡的松木香味。


住地前面是一块沙滩,沙滩前面是一片森林,穿过森林就是贝加尔湖。沙滩是海鸥的家,无数海鸥在盘旋,在鸹噪。沙滩上,密密麻麻布满海鸥的脚爪印,好像提花织锦。联想到中国的“雪泥鸿爪”。


住地门前,两棵粗大的松树呈人字形耸立,另外两棵小松树八字形向上,中间一块方木上雕着眼睛鼻子和嘴巴。远看,就是蒙古人伸出双臂,仰面朝天,高呼“长生天”的意境。在乌云的衬托下虔诚而有力。


湖边森林边停放着不少小车,林中搭着帐篷,这是俄罗斯人带着他们的家人到湖边度假来了。他们的生活简单而惬意。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弄吃的。


黑面包片、生拌黄瓜西红柿、土豆洋葱汤、土豆番茄汤、节节面汤,有时加点火腿肠,如此而已。几天下来,吃得我们无比怀念老干妈、酸辣粉、涪陵榨菜和重庆小面。

 

 

贝加尔湖


千呼万唤始出来,我的贝加尔湖!


烈日下,穿过那片沙地,穿过那片森林,顾不得鞋里装满二两重的沙子,踉踉跄跄跑到贝加尔湖边。“贝加尔,贝加尔,我来了!”


蓝色的大海,这就是大海。海浪一波一波地打上岸来,发出哗哗的响声。这边属于“小海”,遥望湖的对岸,连绵起伏着波浪一样的山峦。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瞬间,乌云遮住太阳,湖水瞬间变色。我们甩掉鞋子,走进水里,湖水凉爽无比。透过湖水,湖底的小石子晶莹动人。当我们低头弯腰捡选小石子的当儿,天空云开雾散,太阳又雄赳赳地冒出来,湖水立即又变回到它那迷人的蓝色。


在岸边捡石子,变换着角度拍照,沙滩上晒日光浴,我们与贝加尔湖亲近了好一会儿。


吃过晚饭,导游给我们叫来了好几辆越野车,说带我到萨满岩去看日落。


到了萨满岩,看到贝加尔湖对面群山上面罩着一大片乌云,我们心中顿时沮丧起来。完了,运气不好,今天看不到日落了。山崖上有人在不停地敲打着手鼓,鼓点节奏变换不停,使傍晚的贝加尔湖愈显宁静。慢慢,发现天边云缝中透出一丝淡淡的红色,红色面积慢慢在扩大,湖水呈现一种蓝灰色。一会儿,天边变成了浅黄色,金黄色,颜色越来越深,天边一片璀璨……“啊!火烧云,火烧云!”有人尖叫起来。瞬间,天空一片火红,间杂着金黄、橙红……几缕光柱,透过云层放射出来,灿烂辉煌、庄严壮阔。湖水被燃烧得通红,与天边的火烧云互相呼应,美得令人心颤!萨满崖另一面,没有阳光映照的湖面,仍然是蓝绿色,真正的“半湖瑟瑟半湖红”


侧目俯瞰崖下:海湾、沙滩、松林正慢慢隐没在暮色中……鼓点仍然不停地响着,伴随着游人的脚步……


贝加尔啊贝加尔,你倾国倾城!倾国倾城!我没有想到你会如此惊艳!


第二天,我更加全面地认识了贝加尔的美丽。严格地说,应该是贝加尔湖和贝加尔湖畔。


越野车又一次惊魂几个小时,沿着贝加尔湖畔一路狂奔。到了柯伯伊角,在湖边林地停下了脚步。导游宣布,现在自由活动,中午十二点,准时到达这里,司机将会给我们煮鲜美的鱼汤喝。


我心不在焉地听完导游的交待,因为,我已经被这里的美景迷住了。


来到这个海角悬崖上,放眼望去,是一望无垠的蓝天大海。天空,湛蓝湛蓝,湖水,湛蓝湛蓝,蓝得那么纯粹。水天一色,难分难舍。我见过无数的大海,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蓝色。我觉得完全可以以她的名字命名“贝加尔蓝”。


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湖,所以,她的美超越了所有的大海。岩脚近处的湖水,像翡翠一样的碧绿,绿得透明。几缕洁白的云,像射线一样横空放射着圣光。


站在高高的崖角上,感觉就是到了“天之涯,海之角”,迎风展臂,飘飘欲仙。退几步下来,森林、草地、湖泊同在一个画框内,任何一个角度,任意按下手机,都是一副绝美的风景画。


景色令我忘情,猛然间想起导游的话,急忙向林中空地的停车场走去。已经有好几辆车的司机架好铁三角,点燃篝火,用铁桶给游客烧土豆鲜鱼汤。我在网上看到过有人说:“这种鱼汤非常好喝。”我一直期待这一顿别开生面的野餐。


看到草地上停的车,都不是我们的车,人也不是我们那些人,木棚里坐的都是安排好吃鱼汤的人。我俩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吃鱼汤,啃面包。等了很久,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去向别人打听,中国人都说不知道,俄国导游我无法让他听懂我的话。绕了好大一圈,找到一个卖冷饮的小摊,我问他:“还有别的停车场吗?”他说:“english.我明白他是要我说英语。刘明实已经被我打发到山坡上去打探了。我无法用英语询问,内心有一种掉队的恐慌。正在这时,他在上面山坡大声呼喊我的名字。我知道,一定是上面还有停车场。气喘吁吁地爬上去,原来跟下面停车场几乎一个样子还有一个停车场。我俩找错了地方。所有的人都已经吃过鱼汤了,司机已经收摊了。地上的篝火已经熄灭,铁桶、三脚架已经收好了。

百密一疏,马失前蹄。朝思暮想的一顿美味鱼汤错过了,害我白白流了一地口水。同行的人添油加醋地形容这鱼肉多么细嫩,鱼汤多么鲜美,惹得我愈发沮丧,大憾终生啊!。


还好,贝加尔用她的绝色弥补了我的遗憾,温暖了我的心,她的秀色可餐。


贝加尔,贝加尔,你的美超乎我的想象。你不是我心中的贝加尔,也不是苏武牧羊的贝加尔。你不荒凉肃杀,你不是白茫茫一片,你美丽生动,亘古以来就是这样。是我在想象中强加给你那样悲剧的气质。今天,揭开那神秘的面纱,原来你是这般模样。当年的苏武一定被你的美色所倾倒,如同今天的我,如同为你而疯狂的无数美的追寻者。


贝加尔湖是大自然的骄子,是西伯利亚的明眸,是世界上最大最深最古老的淡水湖泊。形成于2500万年以前,湖长636公里,湖宽近50公里,总面积3.15万平方公里。平均水深700米,最深处1600多米。占世界淡水资源的20%


如今的西伯利亚,已经是被开发的西伯利亚。工业、交通、文化都已经很发达。伊尔库茨克有着俄国最大的飞机制造厂,有着15所科研院所和知名大学。贝加尔湖也逐渐卸去厚重的面纱,向世人展现她美丽的容颜。


贝加尔啊贝加尔,不知道被世人认识后的你,还能不能保持你如初的贞洁,你如初的美丽?      

 

2017.8.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游记散文)西伯利亚明珠    作者:竹荪 - 卡莎 - 卡莎(Kasahelen)的博客


作者简介:实名张祝升,女,笔名竹荪,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长期业余进行儿童文学创作,有《两个旋儿》、《狗熊市长》等一定数量作品公开发表,编选入册和获奖。重庆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特级教师,有《小学生常用词义词反义词》、《新编习作手册》等工具书出版发行。数十篇教育论文发表获奖,参与重庆市多种地方教材编写。从2001年开始,担任国家义务教育小学语文西师版教材编委,参与1--12册的编写,全国多省市发行使用。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